• <var id="zctps"></var>
        <var id="zctps"><rt id="zctps"></rt></var>

          <var id="zctps"></var>
          <code id="zctps"><rt id="zctps"></rt></code>
        1. <code id="zctps"><ol id="zctps"></ol></code>
          <var id="zctps"><rt id="zctps"><small id="zctps"></small></rt></var>
          第33期靜湖讀書會:當語言學遇到文學
          發布時間: 2018-05-08 瀏覽次數: 421


          427日晚上六點,上外博士沙龍第33期靜湖讀書會在4339教室進行。本次讀書會上,王峰老師以“當語言學遇到文學”為主題與同學們進行了分享。

          王峰,同濟大學、布魯塞爾自由大學雙學位博士生。布魯塞爾自由大學應用語言學系客座研究員,國際期刊Chinese Language, Literature & Culture聯合主編,語言學通訊(LingForm)公眾號創始人。研究方向:語料庫翻譯學,功能文體學。

          講座剛一開場,王老師就拋出一個有趣的問題:在小說《西游記》中,孫悟空吃過人嗎? 見同學們都面面相覷,他解釋道,在第二十七回“尸魔三戲唐三藏 圣僧恨逐美猴王”中孫悟空自稱吃過人,但在第三十九回“一粒金丹天上得 三年故主世間生”中作者又寫其“自小修持,咬松嚼柏,吃桃果為生”。這是否前后矛盾呢?其實并不是,這涉及到敘事文體學的相關知識。兩個語段中敘事者發生了轉換。讀者通過后來敘事者的聲音才知道之前人物話語的“不可靠敘事”,從而推斷出故事人物的話語動機。結合文體學的理論知識,王老師分析了章回體小說中重復情節(三打白骨精、三借芭蕉扇、車遲國輪番斗法等故事)的文體動機和文體價值。為了展示文體學的貼近生活,他還舉例了由語言學通訊公眾號在網絡首發的興義民族師范學院招聘語言學博士啟事(該新聞后來被人民日報、光明網等官方媒體網絡報道),分析了其中的“變異”特征,以及從個人話語融入公共話語的流變與互動。

          接著,老師梳理了文體學的發展脈絡。真正把文體學作為一個學科進行研究,是從索緒爾的學生瑞士語言學家Charles Bally 開始。其核心觀點在于形式意義二元論——概念是中性的,表達是變異的。而文體學真正廣泛成為文學分析工具得益于俄國形式主義和布拉格學派。他們以詩歌為分析對象,圍繞陌生化進行了大量研究。雖然并不是所有的詩歌都采用陌生化的策略進行寫作,但是陌生化經常能帶來良好的效果。為了讓同學們有直觀的感受,王老師以詩句“紅杏枝頭春意鬧”為例,指出詩人將讀者熟悉的“春意濃”(關系過程)變為了新奇的“春意鬧”(物質過程),因此帶來詩歌新意。此外,王老師從語用文體學、功能文體學等角度還列舉了《紅樓夢》、《芙蓉樓送辛漸》中的例子來說明潛文本的功用與魅力。

          為了與同學進行更多交流,王峰老師略過了原定的講座內容,直接邀請同學提問。一位同學就文體學的價值提出問題:當前的文體學研究是否只是用文本挖掘和解讀去證明文學批評業已得出的結論?王老師認為,這個質疑曾經是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感受文體學旗手Fish對文體學最大的責難 (被人戲稱文體學的Fish Fork/Fish Hook),但是語料庫方法解決了這一問題,即可以先通過參照語料庫,得出文學的“aboutness/keyness”,在此基礎上,再結合功能文體學、語用文體學、敘事文體學等方法進行下一步描寫和解釋。文體學是一個開放的框架,廣博吸收語言學各個流派的特長,同時適應研究問題,選擇合適的“武器”。

          另一位語言學的同學則疑惑翻譯文體學如何平衡運用語言學、文學和翻譯學的專業知識,王老師從學科的體用關系對此進行了解答。此外,他還分享了自己的求學歷程,鼓勵大家根據自己的研究興趣進行跨學科創新,堅持閱讀和學習國內外本學科頂尖期刊(比如SSCI或A&HCI文體學的Style, Language & Literature, Journal of Literary Semantics等)。最后,他為同學們分享了自己給國內外學術期刊投稿的經驗。在與同學們的互動交談中,本次講座圓滿結束。

            

          (文 上外博士沙龍/徐沁然)


          欧美av在线